清和

杂食动物,喜欢的cp不逆不拆,欢迎小窗dd,和我扩列!我开学高一,应该可能有点忙

七夕贺文,不太好吃

ABO 全是上一篇的后续
不喜勿喷,你萌不喜欢可以不看可以退出!!!
不知道是什么鬼剧情,也不知道是什么鬼车,更不知道是什么奇怪的play
大概  妻奴话痨光×极其诱人欠操切
车票!
https://m.weibo.cn/5227813013/4274121463894290

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许愿切切
清水ABO 【我耍牛盲
小苍兰光A ×栀子切O
第一次写文小学生文笔
不喜勿喷
___________
年轻男子在一公寓楼前停下,抬头望了望天空,随即一声轻叹,快步进入公寓门。黑夜吞没了他的身影,唯留下栀子的片片清香。
“我回来了。”那男子清冷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的房间里,显得十分孤寂。“他今晚…又不回家吗…小尧应该也睡着了吧。”
“赖光啊,一个周了,你为什么还不回家…”鬼切的声音有一些哽咽。四周的空气又冷了几分,似乎是与他一起悲伤。
鬼切跌跌撞撞的走进浴室,把疲惫的身子浸没在温暖的水中,似乎只有那样,自己才算是一个完整的人。时间就那么消逝……
当他裹着浓浓的水雾走出浴室,“啪!”一声,客厅的灯熄灭了。
“……谁?”鬼切边质问边将手伸向门旁挂着的太刀。这时一只手捂住了鬼切的双眼,另一只手搂上了鬼切裹着浴巾的腰,在鬼切耳旁喷洒出的热气惹得他一阵颤栗。他的手停在了空中。
“开灯吧,小尧。”
“好的,父亲大人。”
鬼切这时才看见,在自己进门时忽略的餐桌上,正放着他最爱的草莓慕斯,而那与自己约定终身的alpha单膝跪地,银白的发中夹杂的火红,闪耀了鬼切的内心。源赖光拉起鬼切的左手,轻轻搓弄,“我亲爱的小甜妻?这时候出神可不好哦。”
“什…什么啊…别这样叫我,小尧还在呢…”
“没事的,爸爸,我什么都看见了。”
鬼切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源赖光的动作打断了。
只见源赖光如视珍宝般拖起鬼切的左手,“亲爱的鬼切,这是你与我相识的第27年,是你嫁与我的第13年,很庆幸我们一直在一起,过去的我的确很垃圾,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败类,也做过很多伤害你的事情,很感谢你没有离开我,在我困难的时候陪伴我,在我无助的时候帮助我,有妻如此足矣,我爱你。”
源赖光以一种十分拘谨的姿势将那枚只属于鬼切的戒指推上了鬼切的左手无名指。
“…我…你…我也爱你。”或许是一周未见的,小别胜新婚的激动,也或许是源赖光那一段感人的话语,鬼切哭了出来,颤抖的接受源赖光的告白,接受他对自己的爱。
源赖光心疼地拥抱着自己的娇妻,被两个父亲晒在一旁的小尧,在接到父亲的暗示后,扑到鬼切腿上。
“小尧也爱爸爸和父亲,我们一家人要永远在一起!”鬼切蹲下身抱住小尧,“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
源赖光抱住了此生最珍重的两个人,低低地笑了,温馨与幸福弥漫了整个房间…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阳台外大树上的喜鹊想着,这也是个美好的七夕吧,今夜的月色真美啊。

占tag致歉,其实这是一个脑洞【不会写的,因为写不来
切切就是那种温柔邻家大哥哥【警察大哥哥!!光光就是霸道总裁那种,ABO考虑一下吗,切切绝对是最温柔的o  想想都jio的温馨,有大佬考虑考虑吗【疯狂暗示!!

在武当掌门面前做这般事,竟是…